这部有“污点”的明朝小说,为何能成为名著中的名著?
2019-11-01 16:36:17
老宫信息门户网 老宫信息门户网

本文摘自《卜健《金瓶梅详解》一栏

文/步键

40年前我开始读《金瓶梅》,然后做了一些研究。他对这本书进行了校对和评论,还出版了几部专著。然而,我想说的是,即使在今天,确定这一主题也不容易。这需要一点勇气。《金瓶梅》是中国古典小说中最著名的作品之一,但与其他作品相比,它似乎一直走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。

我想从五个方面简要介绍一下这本书的背景,先给你一点印象。这些问题包括,“金瓶梅”被污名化了吗?金瓶梅真的被禁了吗?它是如何被禁止的?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谁?它是怎么下来的?《金瓶梅》是原作吗?

《金瓶梅》是一本被玷污的书,但也是一本被严重污名化的书。“污点”在很多章节中都是指淫秽的描述:性心理、性场景和性虐待,包括一些淫秽的词语和歌词,其中有些晦涩难懂,有些非常详细、露骨和丑陋。改革开放以来,许多出版社批准出版了《金瓶梅》的部分全本和节本。全文供学者研究,而节略版供更多读者阅读。学者们不同意这个节略,但客观地说,其中有一些痛苦。关于《金瓶梅》是如何被污名化的,或者它是如何被污名化的,这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

这是一部产生于明朝中后期的小说。在整个清朝,有人称金瓶梅为“尹姝”和“尹姝”的首领。事实上,淫秽描述只占这本书的很小一部分。20世纪90年代,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白卫国先生一起工作了三年,仔细校对和注释了《金瓶梅》。按照规定,我们也做了比较彻底的删除,但只删除了不到4000个字。与所有书中数百万字的总数相比,这个比例实际上很小。

《金瓶梅花刺详注》全文,白卫国、卜坚校对,共六卷

从我们今天看到的材料来看,我们还没有看到明朝或清朝在国家层面正式禁止这本书。江苏等地的地方政府以前已经禁止了。我曾经看到一份文件说,当甘龙执政时——我们知道甘龙的重要官员是军事部门的官员——军事部长分开工作,但他们会一起吃饭,这被称为“知道怎么吃饭”。在一次“知道怎么吃”中,小沈阳谈到了“金瓶梅”。当然,这一记录在小沈阳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,但它反过来证明了清廷并没有禁止金瓶梅。《金瓶梅》被禁是因为它赢得了“脏书”的名声。“尹姝”当然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说法,但是众所周知,中国古代的许多优秀小说,我们的一流小说和歌剧,经常戴上这顶帽子。早于《金瓶梅》的《西厢记》、汤显祖与《金瓶梅》差不多同时代的《牡丹亭》、晚于《金瓶梅》的清代《红楼梦》,都被一些道家称为“尹姝”,而不仅仅是“金瓶梅”。在这个节目中,我们将一个接一个地谈论金瓶梅和这些著名作品之间的关系。

清朝初期,有一位伟大的天才学者张竹坡,他很年轻,死时才三十多岁。他把自己批评的《金瓶梅》贴上了“第一本精彩的书”的标签。有四本很棒的书,另外三本是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和《西游记》。他称《金瓶梅》为“第一部神奇书”。张竹坡强烈反对流行的“淫秽书籍”理论。他说,任何认为《金瓶梅》是淫秽书籍的人都必须只看对淫秽地方的描述。张竹坡补充说,《金瓶梅》是一部“史书”。这个评价很高。他说写《金瓶梅》的人一定会写《史记》。张竹坡的话有点高,但并不离谱。

然后我们必须问为什么这本书有这样一种“耻辱”和“巨著”的颜色?

我们知道每个人都习惯于把《金瓶梅》和《红楼梦》结合在一起。相比之下,毛主席做了比较,鲁迅先生做了比较。许多学者和普通读者愿意把这两本书放在一起比较。这很自然。毕业后,1987年,我去了中国美术学院红楼梦研究所工作。从那时起,我做了一名普通研究员、副研究员和研究员。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的红楼梦研究所所长。我读过《红楼梦》很多遍了。由此可见,《红楼梦》的作者受到了金瓶梅的影响。智延斋在《红楼梦》评论中也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。他说《红楼梦》深深植根于金瓶梅“有影响力”的意思。在解释课文时,我也会解释这两本书的联系、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。例如,李瓶儿的葬礼和秦可卿的葬礼确实有很多共同之处,但是由于家庭的不同也有一些不同。因此,我会试着在说话的时候做一些比较。

毛泽东主席和鲁迅先生都高度评价金瓶梅。毛主席提倡读书,曾要求党的高级领导人读五遍《红楼梦》。他还说党的高级干部应该读《金瓶梅》。他说,《金瓶梅》写在真实的社会历史中,揭露封建统治和统治者与被压迫人民之间的矛盾。其中一些也非常详细。他还说,《金瓶梅》是《红楼梦》的鼻祖,没有《红楼梦》是写不出来的。这句话不算过分。明代小说非常繁荣。众所周知,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就是在这个时候问世的。然而,很少有书能像《金瓶梅》那样深刻,形象生动,震撼世界,吸引一代又一代的读者。

中国小说史上的这两座高峰,《金瓶梅》比《红楼梦》早了近100年,但作为先行者的《金瓶梅》就更加不幸了。鲁迅对《金瓶梅》的评论意味着“描述世界形势,充分利用它”。这个“假”的意思是“假”。通过看似温暖的事物氛围,他指出了它最本质的内涵。兰陵少韶平静地、悄悄地叙述和嘲笑世界和老百姓,嘲笑那些虚假的感情和红尘。这就是明朝人的生活和他们的悲伤。或者今天有许多人的生活,这是我们今天的悲哀。关于人性的弱点,我们仍然无法摆脱这些精神疾病。

著名学者郑振铎先生曾评论过《金瓶梅》。他说这是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,展现了中国社会赤裸裸的病态,没有恐惧,展现了世纪末最荒谬、最堕落的社会场景。尽管这个充满邪恶的畸形社会已经被几次血流冲走,但它仍然像一个老年肺病患者一样挣扎着在那里生存。他说,《金瓶梅》的社会并没有消亡,《金瓶梅》的人物仍然活跃在世界上。《金瓶梅》的时代至今依然顽强地活着。当然,他说的是文学评价。所以今天我们要谈谈这本书,它也有净化它的意义。

这个话题不再容易谈论。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一个谜,在文学和小说史上被称为哥德巴赫猜想。今天能看到的最早的版本是《金瓶梅花刺》,出版于晚明万历。我们也称之为“花刺·本”。署名“兰陵少勺生”,作者。但是谁是“兰陵少勺生”?我不知道。根据这五个词,学者们追踪并搜寻了许多人。一般来说,“兰陵”是指地名。据说山东易县是兰陵。然而,有人说江苏的武进是南兰陵,南兰陵也是兰陵。因此,有无休止的争议。至于“作者是谁”,我先后提出了王时珍、李开贤、屠龙等说法。我做了很多工作,但都缺乏确凿的证据。

我还写了一本专门研究《金瓶梅》作者的书,叫做《作者李开贤考》,这本书早些时候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。但是现在我也不坚持这个说法,因为什么?同样,也没有像死钉这样的证据。因此,我们不需要花很多精力去思考“谁是作者”。

然而,可以肯定的是,作者生活在明朝嘉靖隆庆统治时期。他应该是一个著名的人。他是法院的一名官员,也是一名重要官员。因此,通过阅读他小说中的政务内容,你会发现他对此非常了解。那么,他应该主要住在一个小县城里,这就是为什么他在书中对县城和县城里的城市人有那种详细的描述。至于他的籍贯,我个人坚信他的籍贯应该在山东地区。所有这些前辈都说过和提议过。人们普遍认为,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不太熟悉“老百姓”。在家庭衰落后,他仍然写贵族生活。然而,《金瓶梅》的作者兰玲非常熟悉“老百姓”,尤其是小县城的老百姓。

我们今天看到的记录最初是一份在文人圈子里秘密流传的手稿。这个圈子里有许多熟悉的人,他们是我们今天能认识的那个时代的伟大名人。例如,在《三元公安》(袁宗道、袁宏道、袁中道)中,三人的大哥和弟弟都提到了《金瓶梅》;例如,汤显祖,他当时已经很出名了,现在更出名了。我们把他比作莎士比亚。例如,王时珍,他被认为是当时文坛上的一个酒祭,成为礼部大臣。当然,还有一个比他更大的官员,那就是徐杰,他是档案助理兼总理。这些人,这个圈子,他们正在路过,借用和复制《金瓶梅·花刺》。

关于这件事的第一条信息是袁宏道给董其昌的一封信。董其昌是著名的大书法家、画家和学者。他也成了礼仪部长和一名非常高级的官员。袁宏道在万历二十四年(1596年)给他写信。信中说——每个人都注意到这种语气充满了紧迫感——金瓶梅是从哪里来的?当我完成复印后,我应该在哪里更换下半部分?他也做了一个评估。有一个词叫做“云满纸”,也就是说,它写得很好。他希望董其昌能马上给他答复。但是,我们没有看到董其昌的回应。此时,董其昌是国子监的编辑和皇帝长子的老师。他不是一个大官员。然而,众所周知,他的地位非常重要。后来,这个儿子成了皇帝。

从董其昌的年表可以看出,在今年的春秋两季,董其昌曾两次回到家乡华亭。华亭当时是一个县,现在是上海松江。他在来回的路上必须经过苏州。当时,袁宏道已经闻名于世,并在苏州吴县任知县。从袁宏道的信中可以看出,两人相识,董其昌还给他看了私人持有的《金瓶梅》,并借给他复印。借他一半,所以袁宏道问下一半在哪里。我复制后在哪里修改它?我们看不到董其昌的回答。他一定已经回信了。袁宏道给他写了一封信,并有具体问题。他的一半手稿仍在袁宏道手中。但我们看不到这封信,不是在袁宏道或董其昌的收藏品中。这些当代的官员不想留下复制淫秽书籍的名声。这些人,包括王时珍和王时珍,收藏了很多,几百万字,找不到《金瓶梅》的任何痕迹。汤显祖曾公开称赞《金瓶梅》写得很好,但汤显祖的收藏中没有任何痕迹。

嗯,就像我刚才说的,在明朝万历年间的第二十四年,我们看到了一个流传的《金瓶梅》的记录。大约20年后,万历四十五年,即1617年,苏州有一个印刷版。这是它的第一版,叫做“金瓶梅花刺”。

《金瓶梅》的组织者花刺不高。为什么它被称为“组织者”?是他在完成到出版前,有人会做一些整理。如果你填补这些空白,你将无法跟上它们。这是组织者。书商雇佣了一些有写作技巧的人,这相当于编辑。然而,编辑水平不高,所以这本书充满了错误和印刷错误。有些章节仍处于备忘录阶段。我们知道章节的小说对章节非常挑剔。对立面是非常稳定的,不仅是内容的关键词,也是词语。因此,《金瓶梅》第六次出现:“西门清给何九买了订单,王坡喝酒时碰上了大雨。”这不是很特别。此外,在《花刺本》的第五十三至五十七章中,这五章的内容与其他内容并不矛盾。当时,一位大学学者指出,“卑微的学者必须填写五次”,而“卑微的学者”是一位水平相对较低的学者、一位教师和其他水平较低的人。如果他缺少它,他会找个人来弥补,给他一些时间。他没有这种生活或这种标准,但他必须重新弥补,有五次他不能弥补。其中有大量的苏州方言。因此,有人说作者是南方人,这是荒谬的。

虽然《辞花本》有很多缺陷,但它是《金瓶梅》最早、最重要、最精彩的版本。我建议,如果你想读原文,去“单词书”。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一个节略版,这个节略版不难买到,也很便宜。有人建议每个人都买这本书。它被删除了一点,但主要内容被保留了下来。

原创作品一定比非原创作品好吗?我不这么认为。《金瓶梅》的大框架来自《水浒传》。《水浒传》里有很多东西。我把它比作“备件”。例如,一些诗句,一首抒情诗,一首诗和其中的一段经常是从其他书上抄下来的。好像这是一个组装好的组件,他并不为此费心。例如,他写了《雨》。我们的许多古典小说都写得很好。当他写“雨”的时候,王坡在喝酒的时候被大雨打中了。突然,他看到了一段抄袭其他书籍的文章,这篇文章也非常生动和相似。

说到《金瓶梅》的内容和结构,它也很特别。作者读过很多书,显然非常熟悉通俗文学、小说、歌剧、民歌、歌谣和谚语,包括对联。他是一个典型的追随者,从不回避“抄袭”。他把他喜欢的和认为有用的东西放进他的书里。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

在这一点上,我想解释一下当时的小说家与今天的作家有何不同。那个时候的小说家,我说的是明清小说家,不同于我们今天的作家。今天的作家非常高兴,因为国家支付薪水,如果他们写得好,就可以得到提升。他们有各种各样的荣誉,报酬是他们自己的。当时,小说家没有报酬,当然也没有薪水,所以他在签名时也非常谨慎,因为万一有影射和其他东西写出来,那将是一场灾难,不是他的作品是否有报酬,而是是否有人头。因此,他们在签名时非常谨慎。他们经常使用假名。今天,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名字写在每个地方。当时,它不是,它是一个假名。他非常大胆地“抄袭”。他不在乎是哪一个,当他觉得有用的时候就拿走了。当然,我只是在说一些枝叶。它与整个作品的整体情况、轮廓或创作无关。如果所有这些都被复制,它们就不会被称为“作品”。我说的是这些部分。他不在乎。他只是拿走它们,然后做出来。谈到这个地方,我想补充一点,“创作”和“剽窃”的区别在于它不能赋予新小说文学生命。虽然兰陵少侠生使用了许多其他书籍的片段和名字,但这绝不是剽窃。他用这些材料建造了自己的文学建筑,这是一本全新的书。

整个《金瓶梅》的总体框架是《水浒传》中的宋武故事。《水浒传》有“十章武功”的说法,即宋武的十章写作。小说的前几章非常逐段。例如,林冲写在这一段,宋武写在那一段,宋武写了大约十次。因此,在宋武写的十次被称为“吴石慧”,作者引申了“吴石慧”的提法。

我们说它实际上好像从《水浒传》上砍下一根树枝,种在土壤里,长成参天大树。如果我们说这两本书之间的关系,我想是这样的。《水浒传》的一些内容,以及一些通俗白话小说、通俗戏曲、一些人物和一些小故事,被直接转化为作者的一些写作元素,成为《金瓶梅》的一部分。

这样一来,兰陵少侠生就有了很强的文学自信。这就是我想强调的。这些东西都是我用的。经过一番解构,这个故事似乎仍然是一个宋代的故事。人物也有许多“水浒”老朋友。然而,这些图像已经是明朝的颜色。

所以你看,吴二郎仍然是老虎格斗英雄,但他从水泊梁山的江湖走到了小城镇的街头。他已经从一个坚强的人变成了一个不公正和恳求的人。他已经从主角变成了配角。在原著中,被宋武三拳打脚踢当场击毙的西门清(Ximen Qing)从街头朋克变成了富商,从富商变成了官员,从官员中的副手变成了校长,成为了新书的英雄。他兴高采烈地活了七年。每个人都注意到西门庆的故事只持续了七年。他没有被杀,而是活了下来。但是他活了多久?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,当宋武还在国外服刑时,他最终死在潘金莲的床上。

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:在《水浒传》中,邪恶与报应联系在一起。宋武出差回来后,立即为哥哥报仇,将西门清打死。然而,在这本书里,它立刻把复仇的方式变成了自然死亡,不是被杀死、被麻醉或被杀死,而是在床上。他在极其幸福的环境下生病,死前遭受了非常痛苦的自我折磨。各位注意,这种折磨是自我折磨。我认为血腥的报复没有自己生活的规律深刻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西门庆的死也应被视为“猝死”。他不是正常的死亡。他只有33岁。他的事业正处于巅峰,财富滚滚而来。但是如果他死了,他能被视为自然死亡吗?因此,当兰陵少侠在书的开头出生时,他做了一个声明。他说他在写一个风情的故事,主要是指西门庆和潘金莲之间爱情和情感的纠葛。他们有很多快乐的时光,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爱,但是他们的性格太差,道德太差。他们伤害别人,伤害彼此,最后伤害自己。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,像西门庆这样的人不仅应该存在,而且应该比比皆是。这种色情描写主要是为了深刻地描绘人类生命过程的脆弱性。在色情化的过程中,最终的结果是深刻的反思,反映了社会现实。因此,我们说它是明代社会的百科全书,这就是原因。有色情,更多的现实主义,更多的社会批判和人性的丑陋。

“风情”的故事也指西门大院内外那些偷偷摸摸的事情。不是一两件事,而是一件接一件。不仅是西门庆,还有潘金莲、李瓶儿和庞春梅,再加上更年轻的生命,他们都将死去。

在专栏中,卜健将带大家进入这部有争议的文学杰作,根据它的情节过程,为我们讲述这里的人物、故事和对我们今天生活的启示。

广西快三

Copyright 2018-2019 hssjgc.com 老宫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